YO這裡是歾歾,橋橋也可以www!
噗浪:http://www.plurk.com/sala30807
不定時貼貼無聊寫的文
類型不拘(各種清奇文風都有66666
小黃文咱們另外丟#gww
想看!求我啊!(#
  1. 【鬼網三】為師帶你去刷牌子!?3 (劇情過度章)

      一夜沒睡,我卻沒半點疲憊感,神經還緊繃著。

      ……今晚10點……還有一波硬仗要打,特地放映人死亡的畫面給其他人看,這人不是心理變態要不就是非人類,那些東西的想法可跟人類不太一樣。

      看著時間還早,我決定去沖個澡洗掉一身冷汗還有殘餘的冰冷濕滑,然後去吃個早午餐,反正睡我是睡不著了,通宵一兩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趕作業時也是常發生的,還不如先填飽肚子。

      洗漱完,出房門時正好遇見買早餐回來隔壁鄰居,他問我昨天3點多是不是睡著扯掉耳機線了,他快4點聽到好大一聲尖叫,嚇慘他了,明明2點多4點多都還有點說話聲,就中間那一小時沒聲音。

      我尷尬笑笑應著,總不能說我那一小時卡到陰了,還是尖叫聲把我的拉回來的,人會相信才真是日了狗了。再跟鄰居閒聊兩句就離開了。

      「謝謝惠顧-」 

      餐餐必吃肉,無肉不歡的我,人生第一次在主餐,點了盆生菜沙拉,昨天的畫面太清晰讓我看到肉就想吐,這要讓認識我的人知道了該有多毀形像啊!淚目。

      看下時間也還早便慢慢走到站牌等車去下個地點,其實吧見網友這事稍微遲到點也沒什麼,但這事如果不去問個清楚,今晚恐怕會很難過。

      運氣好等不到三分鐘車便來了,車搭到一個說是XX小區的郊區下車。雖然要找的人也是住在小區內,不過這時間算算應該在另個地方。我抬腳網另個方向走去,那是做小山丘,草木茂盛,少有人出入,仔細看可以看到一條窄小的石階。

      順著石階往上,大概到半山腰的位置才看到一塊大石頭上三個陰刻後上紅漆的小楷字:『鳴濛寺』。

      漫不經心的走上山頂,好似來過無數次的熟稔,事實上我來這裡也沒幾次多是對方來,非不得已我還是不愛過來的,爬樓梯多累啊╭(╯3╰)╮!

      終於踏過最後一層石階走過三座鳥居,眼前的是三幢半日半中的古宅,一幢比較小是平日拿來賣小香包護身符當作小販部用的,離入口較近,越過鳥居走上半尺就到了。

      右側的宅子是給寺裡的人員住的,說是宿舍也不為過。正中央也是最大的宅子,是拜拜的,整體看起來都跟日本神社沒兩樣,就祭拜的宅子除了外型其中所有配置裝潢都是中式的。

      『哀呀!小姐近日有血光之災呢,我看你印堂發黑、臉色極差,這想逃過一劫恐怕有些困難,請您行事務必謹慎小心。桀桀-』

      腦子裡驀的閃出方才站牌一個老婆婆說的話。那是說的極準,就是覺得哪裡怪異。

      「喂!傻站在這裡想什麼這麼出神,擋到路了知不知道。」一個男子拿著掃把沒好氣的翻了白眼。

      然後我回神了╮(╯_╰)╭這人太兇殘不理他不行,而且是我有事找他來著「我的符……是合著八字配的對吧?」問了一個廢話。

      「你是傻了,還是閒著找事煩我?」男子語氣更差了點。

      「那失效了是怎麼回事?」問題順間噴出,質問的語句不是很好「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自從戴了符之後我從沒那麼糟糕的經驗,就算戴了符之前也沒有過這麼嚴重。」我耙了耙頭髮,有點尷尬。其實我也是很怕的,畢竟我也不過是個美妙的青春美少女(吐)即使敏感點,心理素質好點,那不表示就是完全不怕的,尤其感受的到那更是叫人害怕。

      「哼,你被纏上了。」男子不屑答道,倒是完全不在意我方才的語氣。

      「怎麼回事!這符不是可以擋那些東西的嗎!」他說了那就是完全沒錯的,這使我有些焦躁。

      「這能比嗎!」男子跳腳,「童墨穎,我告訴你,這符是能幫你擋些陰靈還有其他七七八八的衰事,但你現在這東西你這符是擋不住的,只不定還被破了!」

      「你這是詛咒,是降頭!你到底做了什麼參和進去的!低調念書不行嗎!」男子也略顯煩躁,手摸一下口袋拿出煙盒點上根菸「你這狀況我都不一定能解。」他鬱悶了。

      你說你一個好好的大學生,去念書去參加社團去打工都好,好好念書不成嗎?怎麼什麼怪事都會撞上邊。

      「我……我就打個遊戲想刷個衣服外觀……然後就……」想過事情嚴重,倒沒想過這麼嚴重,我也鬱悶了。

      「什麼破遊戲都有這等怪事,還給你傻傻撞上了,蠢。」男子叼著煙翻了個白眼。

      「藍、月、曦!你不要太過份了,你以為我很想嗎!」距離事情發生還不到12小時,所有感受畫面都還歷歷在目「我也不願意的……那麼多團怎麼就我撞上了,但是……死人了啊……」想著十小時前冰冷物體的觸碰,本來因熬夜而顯的差臉色瞬間變得更加慘白,身體微顫緩緩敦下身把頭埋進胸前,好似鴕鳥看不見就不會出事一般。

      「行了,符給我我幫你看看,這事我也抓不準。」藍月曦捻熄菸放進隨身菸灰盒「誰叫你是我同桌。」安撫的拍拍我的頭。

      「才不是同桌,你現在是學弟。」我悶悶的說。心知這傢伙事極聰明的,只是不小心錯過了學測,只好隔年重來。

      「行阿,還能氣我,這問題看著應該事不大了用不上我了啊!」藍月曦壞笑。

      我抓住人的褲子「不行。」把藏在衣裡的符摘下遞給人。

      藍月曦瞥了眼點點頭往大宅後院走去「符跟手鍊都失效了,不過暫時沒多大問題。」暗示我將東西收回並跟上。

      「多少人被扯上,總不會只有你吧。」藍月曦就是這麼討厭,隨時都嘲諷全開,偏偏他是這裡最有能力的,也是我認識裡唯一可以處理這事的。

      「10個,死了1個,還有1個我不確定是不是……」我解釋著事情的狀況。

      「那還有8個。」藍月曦遞了一碗溫燙的茶湯給我壓壓神「晚上10點?還早,睡會?你臉色很糟,怕你晚上對方還沒做怪你就先撐不下去。」

      我搖搖頭,雖然在這真的讓我精神都放鬆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跟其他人見面,你去嗎?」

      「受害者啊?行阿!等我一下,我準備些東西。」藍月曦翻整著房裡的東西,從小的珠鍊到大的法器甚至傷藥都備齊了,整整裡出一整個小行李箱。「走吧!」

      「月曦,謝謝。」我知道這事與他無關,若幫不上我也不意外,可他願意這般幫忙,說不敢動是騙人的,但只有一丟丟,真的只有一丟丟!

      「傻,我不幫誰幫的了你,快走。」不知何時他又抽出一根菸叼著,沒點燃。這是癮頭要戒╮(╯_╰)╭。

      我們約在B市一間餐廳,有包廂可好了。說起來這還是蒼爹訂的,到店時發現已經到四五人,我臨時帶著藍月曦來只能請店員加張椅子。

      包廂門又開了,店員引近四位客人,等人都做訂位附上菜單,便在一旁等候點餐。

      這間店有包廂翻遍外,價格便宜學生黨也不會負擔不起,選擇又多中式合菜、西式套餐通通具備,像我們這樣臨時湊一起的不熟悉的網友最適合西式套餐了。

      「這誰都是誰啊!都說一下啊,這裡我最大只要別喊我爹叔,叫名叫哥叫叔都行。」基本上這人是確定了,收穫偽正太蒼爹一枚,這貨不只聲音嫩長相也很幼齒,誰看的出他奔三了我給他一年份膝蓋。

      「行啊,每個都有點狀況,叫傻喵還真.傻。」藍月曦小聲在我耳邊開啟嘲諷,我說你仇恨拉這麼穩讓爹怎麼生存╮(╯_╰)╭。

      「要不,你還是讓我狗帶吧!」桐墨穎獲得擊倒、持續傷害debuff。

      「……煌煙」我抬眼望向發聲處,原來那個畫風清奇的奇女子是我師虎虎,我都雞凍了,一直都沒聽過師傅聲音,現在直接面基,我也是能瞑目了。

      「傻喵,你朋友他知道我們……那個?」這話要說的有技術啊,說撞鬼要是對方單純只是陪妹子來吃飯的,指不定被當神經病,好困難。

      我去秀爺,咱們是卡到陰了,你個問話有必要講的咱倆好上了一樣嗎(╯°▽°)╯ ┻━┻人還這麼多,多人玩法不敢恭維好伐。

      「藍月曦,來幫你們解決這次狀況。」藍月曦笑笑也知道有些事不好明講「只是它們已經嗜血了,具體力量我不好抓,盡力吧。」

      隨後餐點上了,話題也就停止了。這頓飯吃的異常沉悶,有人提議晚上去找個有包間的網吧,大家都在一起打出什麼事也有個照應。

      這提議是極好,人這麼多那東西也不敢做太出格的事。不過要是那東西真敢做什麼,會不會全軍覆沒啊!?我好猶豫噠。

      「……我們所有人都在這,遊戲只要人不在線上,它組不到就沒這麼問題了吧!」說話的是咱們的喵坦-虛行燕,看來他也很猶豫,一邊是有威脅性的非人,另一邊是玩全不認識的人,感覺哪邊都很危險,很顯然比起非人他更怕人。

      「我宿舍有門禁,讓室友幫我點個名就好了。」這是小秀太軟妹子林熙雨。死人讓他對這事很重事,而且死的是她認識的人,熟不熟悉都不重要了。

    ------------------------------

    字數過3000,我太敬業了OwO(也不看看又拖了多久

     

    鬼网三劍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