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這裡是歾歾,橋橋也可以www!
噗浪:http://www.plurk.com/sala30807
不定時貼貼無聊寫的文
類型不拘(各種清奇文風都有66666
小黃文咱們另外丟#gww
想看!求我啊!(#
  1. 【鬼網三】為師帶你去刷牌子!?2

     「可不要想著要離開喔。」斐緋兒笑說「從近本開始你們就已經出不去了。」
     這次我不只聽出來了,這麼重的電流音任誰都知道有古怪。

     「什麼狀況!為什麼不能退!說清楚啊妹子!」這會是蒼爹嚎了。感情你們都是一個人住沒有鄰居還是隔音太好,都凌晨三點了還這樣大聲喊。

     沒錯,凌晨三點。學生黨該去睡覺,上班族該休息的時間,也是夜貓族及某些生物活躍的時候。或者不該稱之為生物?

     「因為你們是被選中的人啊,你挑選了我們,而我們選擇了你。」斐緋兒一派輕鬆的答,聲音毫無情感波動。

     「我去,老子不打了!」夜之羽哀嚎,說著就聽到崩潰敲擊滑鼠的聲音。看來他是在努力想把視窗關了。

     「可以啊。」她回答得很輕鬆,太輕鬆了,輕鬆的我都不相信她。我深吸一口氣,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我八字不輕但神經很敏感,然而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是因為處在不同磁場位置的緣故嗎?

     「可以就趕快放我們出去!」芽刃怒吼。

     「你要做什麼。」佯裝鎮定但顫抖的語氣卻出賣了他,這是蒼爹,好吧也算是有見過世面,不愧是成年人即將奔三的男人。

    「ALT+F4沒有用啊!你做了什麼!」夜之羽繼續咆哮。好了這下連鍵盤都用上了,那按的一個急切大力激動啊!一瞬間"噠噠噠噠-""喀啦喀拉-"還有電腦椅滑來滑去的聲音,好不熱鬧。

     「死了就可以出去了。」

     我該說果然沒錯嗎,這個靈異小說不變定律,如果靈異小說會說話大概會說『沒有鬼我們哪裡靈異,有鬼了不虐殺一下人做毛!?』。

     「該死,不管了!」這是空空巫「我把電源拔了網路切掉,看你怎麼作怪。」她咬牙切齒,很緊張也很害怕。她後方的敲門聲變得焦急大力。

     「小空開門,外面好多聲音,你別怕,媽媽來陪你!」是婦人的喊聲,大概是離麥遠了,有點小聲但內容還是很清楚「小空,外面好多奇怪影子,快讓媽媽進去!」

     空空巫有點焦慮,她不知道要不要開門。

     我想問她『那真的是你媽嗎?』,但我不敢說,我怕成為她去開門的推手。也不是我怕到不敢說,而是我不能說。

     我怕,我很敏感比別人更感覺的到一點什麼,可是也沒比一般人強多少。而我現在怕的打冷顫外其他動都不動,則是另個原因。

     我身後有東西。照理說我身後應該是衣櫃跟床,左邊窗戶右邊門,窗簾已經拉上了。但我剛剛聽到了衣櫃打開的聲音,舊點的木製衣櫃只要沒上油保養就會發出點聲音,我剛剛聽到了,我不敢往後看,用著螢幕的反射偷看也不敢和那東西對上眼。

     沒事,我身上有合著八字的護身符,有佛珠,那東西不敢靠近我……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那東西靠近了,還貼的很近直接就在我背上,我很冷非常冷,即使如此我還是能感受到,有東西纏上我的手,濕滑冰冷,可我手上一點痕跡都沒;有個沉沉的東西掛上我左肩「不可以……別搗亂……不然你就要代替囉!」很臭,是那東西在說話,我知道我感受到一股陰冷的臭氣從左側噴來帶著濃重的腐臭味,看來是不知道死多久的腐屍,煞時眼前一片黑暗,連螢幕的光都不見了,除了身上的冷意我整個人陷在黑暗中。

     護身符呢?為什麼沒效!我在心裡尖叫,洞不了也發不出聲。

     「你以為那破東西有用嗎!」誰?是誰?你是誰?我的視線內什麼都沒有,還是黑暗。
     「別反抗了,歸順於我們多好!」這是斐緋兒的聲音,很冷可感受的出笑意。
     不!我不要!我還想活下去!

     「啊───!!!」一道淒厲慘烈的尖叫聲打破這一切,那東西笑了下向後移動,冷感退去。螢幕光又回來了,電腦桌、床、書櫃所有東西看的到了,包括那開了衣個縫的衣櫃,黑漆漆的縫很可怕,但我不想靠近不敢去關。

     我的畫面應該要停在跳井前的畫面。應該,就是說現在並不是,我的畫面變成恐怖片,我看著微弱的光照著半開的門,一個女孩站在門口,對,就是站在那裏,只是沒有頭。

     那脖子跟消掉一樣平整,血如噴泉湧出,然後我看到一團團模糊的黑色影子撲上,它們在搶食,有咬手有咬腿或肚子也有就著那切口吸血的,女孩瞬間成為乾屍內臟被刁出吃淨,薄薄的皮貼在骨頭上,肚子空了一個洞,一個內臟都沒留,一滴血都沒落地。

     不浪費,而且吃得很乾淨,很好的飲食習慣。我不知道我怎麼還能稱讚那東西,如果不是女孩穿著小可愛,看到這副屍體的模樣,我什麼也認不出來。然後鏡頭又轉了一下,螢幕是按的旁邊一個台燈,看來是剛剛的燈光了。

     然後螢幕畫面又回來了,除了副本,還有一個介面跳出來,是我掛在幫會RC的那個號,她閃爍著無法連接。我瞥了眼時間4點多了,今天設定的流量快到滿了網路要斷了,我不知道時間何時過那麼快,3點那會的怒吼就像幾分鐘前的事情,也許真的試幾分鐘前的事情吧!時間錯亂了,因為這些東西。

     「別想著離開喔,還是想跟她一樣?」斐緋兒的聲音,RC的小喇叭沒亮,那聲音空洞悠遠,不是混響可以調整的。「嘻嘻!明天10點繼續喔!記得上線吶。」 然後組隊介面上就只剩斐緋兒離線的狀態,還有※您的隊友[空空巫]已重傷,沒錯紅字:重傷。

     「剛…剛剛……那是什、什、什麼?」是夜之羽,他的聲音很乾很緊繃。
     「死了!!那是真的?」芽刃尖叫「我不要……我只是想刷外觀而以怎麼會這樣」然後她哭了。
     「……那是空空巫。」一個陌生的聲音,剛才一直沒開麥說過話,我也沒開,但不是我。我覺得不是師虎虎,他不會開。那就只剩像喵坦-虛行燕跟秀太-御君夜。

            [團隊][虛行燕]:誰說話#呆
            [團隊][傻喵色彩斑斕]:不是我……
            [團隊][三師傅]:……

     「呃……我是御君夜。」噢,是秀太。

            [團隊][虛行燕]:你怎麼知道那是空空巫#問號

     「我見過她……」御君夜有點為難不知道該不該說「她……是我同學的同學。」

            [團隊][傻喵色彩斑斕]:#噢


        - 早 晨 -

     一宿沒睡,隊裡該睡的睡了掛機的掛機,沒人敢退隊,也沒人敢離開RC群。10人裡一個死了,一個非人類,剩下的八人就是綁在一條線上的螞蚱,基於這點,大夥決定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然後約下午一起見個面。現在我們整理一下,先從已過世的空空巫開始:    
        空空巫:沐森 16歲 單親一母。重傷。
     抱蒼爹帶你飛:沉思紘 28歲 男 上班族 外租屋 獨居。稱呼:蒼爹/紘哥    
     風若初塵:尹若塵 18歲 女 C大外文系大一 住家。稱呼:道長/若塵
        夜之羽:方廷 22歲 男 T大哲學系留級大三 學校外租屋獨居。稱呼:秀爺
        虛行燕:燕婷燁 20歲 稱呼:燕子
        御君夜:林熙雨 19歲 女 C大室設系大二 學校宿舍4人間 稱呼:秀太
        芽刃:姒閔玄 26歲 女 上班族 公司宿舍。稱呼:砲蘿/玄姊
    最後是三師傅跟我,
        煌煙:莫湘澪 年齡未知 女 住家。稱呼:師傅/煌煙
        傻喵色彩斑斕:童墨穎 20歲 女 F大企管系大三 外租獨居。稱呼:墨童/傻喵
    還有一個,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的斐緋兒。


     

    鬼网三劍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