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這裡是歾歾,橋橋也可以www!
噗浪:http://www.plurk.com/sala30807
不定時貼貼無聊寫的文
類型不拘(各種清奇文風都有66666
小黃文咱們另外丟#gww
想看!求我啊!(#
  1. 老虎掰掰Q_Q2

    我聽到大花用爪子在刨門,還試圖想把虎掌從門縫伸進來。
    很快的我翻箱倒櫃找出一隻鼓棒,我用它把我的雞腿從門縫戳出去,
    大花愉悅的啃食雞腿,又向我伸掌,我拿鼓棒戳牠眼睛,我成功了。
    我戳瞎了牠的右眼,沒有哀號沒有震怒,牠趴躺在門縫前,天天用肉掌抓抓門探探門縫,那之後,大花狀況時好時壞。

    大姐說「大花只是在玩,跟以前一樣」哀求我開門看看大花。
    我不敢開,大花看著我戳瞎牠眼睛,開了我怕牠攻擊我。

    我拿鼓棒想驅散牠,牠也當在玩,用虎掌小力壓著,牠每天都會離開一小會,再累極的回來,舔舔鼻子看著我。剩餘的眼睛不帶任何想法的看著我。

    又過了好幾天,房裡的乾糧快沒了,我趁著大花不在的時候偷跑出去,然後我看到了大花牠在努力撞牆抵擋病魔的控制,我呆著看牠,沒多久牠就發現我了。

    我想抱牠,想跟牠說對不起,想問牠痛不痛,我試圖靠近牠。
    大花一邊後退一邊向我怒吼,一開始我嚇到了,後來發現,大花只是想嚇退我。

    原來大花什麼都知道,牠知道牠病了,牠努力的把我們趕回房間,牠保持理智不願傷害我們,每當發病就躲起來自己承受,而我卻傷害了,一直這麼愛我信任我保護我的大花。

    距離大花發病開始,已經過了十餘天,連人類都無法保持這麼久理智而大花做到了,這天他躺在門縫看著我,我打開以前一起玩的小門,牠用鼻子蹭蹭我的手,嗚咽幾聲,便起身離去,每走幾步就回頭看看我們。
    大花好幾天沒進食了,感覺瘦了,牠的後腿受傷了,走路有些不穩。
    曾經那隻健康的大花不在了。

    我打開門看著大花,大姐站在我身側她說,大花這是在道別在謝謝我們,關於我弄傷牠眼睛牠不在意。

    我們跟著大花,看到牠搖搖晃晃的走到一個池子前,回過身,對著我們用小時候撒嬌的叫聲,輕輕的叫了一聲,隨後轉身跳入池子。

    那不是普通的水池,是專門位這波病毒的屍體所製作的強力消毒液,這池水的屍體會經過消毒流到大融爐裡銷毀。

    我們看著大花跳下去,姐姐又哭了,我不能接受傷了大花之後,連牠的屍體也不能親自埋葬,這讓我怎麼對得起大花。

    我衝進池裡,想把大花撈起來,牠是我們的大花,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妹妹!

    池水不如水面平靜有點湍急,我看到大花放棄的在池裡載浮載沉,我游過去,想把大花拉回水面上,消毒液刺激我的皮膚很難受,病了的大花肯定更難受。

    我抬著牠的前抓從後背成功拉牠出水面,我知道牠已經沒力氣掙扎了。
    我聽到大姐的叫喊聲,喝了不少消毒液的我體內體外都在燒灼著,一心只想著把大花帶回去的我,在姐姐的幫助下把大花拖出水池。

    大花已經沒法動了,消毒液耗盡牠的體力,牠看著我們,輕輕的嗚嗚幾聲,我看到牠眼裡的喜悅,也許是想著最後能看著我們離開真是太好了,我們看著牠闔上眼睛,最終難過的趴在牠身上哭。

    對不起,大花,沒能好好保護你。

    對不起,大花,傷了你的眼睛痛不痛,一定很痛吧!

    對不起,大花,已經不會再生病疼痛囉!

    謝謝你,大花,六年的歲月有你在真好!這裡你永遠可以回來!

    謝謝你,大花,下輩子,我們在一起玩吧!你我都不生病的一起生活吧!

    謝謝你,大花,我們愛你。

     

     

    评论